昭银芥

[恋与]

许墨×你
  你侧过头看着镜中的自己,纠结着精致的盘发下打着转垂下的几缕发丝是刻意的造型还是刚刚自己不小心弄散了。
  化妆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你惊了一下,转头看见许墨温和笑着的脸,他踱进来,反手关上门,你突然有些慌张:“许墨?!你,你怎么在这里?你现在应该在外面才对.....”“很漂亮。”他单手揣在长款西服外套的口袋里,面不改色地夸奖你,“婚纱的蕾丝装饰很适合你”。紫黑色西装衬得他气质同以往白大褂严谨系完全不同。
  许墨眼神浓黑得像化不开的夜,望着你走进,许是莫名其妙的心虚,你总觉得他嘴角的微笑有点.....危险?宛如陷入浓黑色的漩涡,你的身体僵住不能动弹,像是被锁定的猎物。你蹙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奇怪和不可置信。
  “怎么皱眉?今天的日子可不适合可爱的你忧心忡忡。”许墨俯身,气息隐隐侵染在你的耳边,右手挑起下垂的发丝,轻轻吻上去,“你终于属于我了。”

[恋与]记一个脑洞

白起×你
  你坐在化妆间的梳妆台前,看着镜中花了不少时间编好的辫子上装饰用的一簇粉蓝色小花出神。抓着白色婚纱的裙角的手因为紧张而有些出汗。
  身后的门被打开,你从镜中看见白起从门外走进来。他现在不应该在这里,你想。白起关上门倚在门上,深灰色的西装衬得身材愈发修长。腿,你开始走神,脑子里像刷了弹幕,房间里一时竟安静得有些反常。他也没有开口,只是盯着你的背影。
  “......学长,”你回过神张了张嘴,喊出一个许久未出口的称呼,白起眼神浮动,却没有立刻回应你。“我.....要结婚了。”你稍稍低下头,盯着胸前的项链。
  白起抿了抿唇,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呼出一口气,紧张感缓解不少,你抬头,通过镜面的反射盯着他的眼睛,你又重复了一遍“我要结婚了。”
  白起忍不住走近,吊灯的光打在他黑色的耳钉上,流光溢彩,如同你项链上造型特殊的宝石。他微微皱眉,看上去很苦恼:“这种时候我应该说些什么?”他一手抚上自己的脖子,又放下,感觉无措,走得更近了些,手指曲了曲,轻轻搭在覆了白纱的肩上,“恭喜...?”他再次开口。你感觉到手上的薄茧和温热的温度,他同样盯着镜中的你,从背后环抱住:“我的新娘。”